常熟市沙家浜镇广诚建筑材料厂 > 公司新闻 > 因为数据库刊登论文未经作者允

因为数据库刊登论文未经作者允

来源:hg0088 发表时间:2018-10-25 13:13
  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,梁教授告诉记者,她联系数据库公司的法务部门撤了稿,因为数据库刊登论文未经作者允许,也未支付稿酬。
 
  她承认自己的一些论文存在问题。但读研究生的时候,学术刚入门,不懂规范。她为自己辩解道:
 
  “你这样查,全中国所有的人,很多教授、博导都有问题。”
 
  “如果你这样追究下去,所有中国的学者,那么多,人人都有问题了。”
 
  她也告诉记者,自己要求撤稿,是因为很多学生告诉她,她以前的中文论文水平比较低。而南大社会学院前院长周晓虹在得知梁教授撤稿情况后,曾与她交流。这时候她已经能够连续发表英文论文,对中文文章有些不屑,称自己以前的文章“都是垃圾”,“不能代表我的水平”,所以撤掉。
 
  这个案例说是中国式撤稿,一点也不过分,暴露出诸多的问题。当我们大力提倡将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,当我们积极推进中文期刊的影响力和水平的时候,我们的相应的规章制度和规范,是不是还远远脱节?
 
  期刊、数据库和作者的权利和责任,到底该如何理清? 中文论文的版权究竟属于谁? 而撤稿又是谁说了算?
 
  之前的论文水平低,需要撤掉,那因为这些低水平论文而获得的学位、教职和帽子,又该如何处理呢?
 
  论文撤掉,学术不端的问题就不存在不追究了吗?那哈佛大学何必认罚1000万美金,清华大学何必撤销叶姓同学博士学位?
 
  或者是真的就像梁教授所说,2005年前,所有的中国学者都有问题?还是说中文期刊,有中国式的学术规范?
 
  论文既是梯子,可以借此往上爬,也是靶子,立在那里让人打。在网上、在数据库里,梁教授的这些论文在一点点消失。不过在众多的图书馆,这些论文白纸黑字,还将继续存在下去。掩耳盗铃的中国式撤稿,下一步会不会指向各个图书馆呢?论文有风险,署名要谨慎,不是捡到篮子里就是菜。有时候就是一个靶子,永远立足那里,让人打的。这是笔者前日针对清华大学11篇被撤论文的一点评论(清华11篇被撤论文真相大白?)。没有想到,仅仅两天时间,这段话就被南京大学一位青年长江学者的中国式撤稿所印证。只是她在想方设法销毁这些靶子而已,数目高达100多篇。
 
  根据中国青年报《冰点周刊》题为《青年长江学者与她“404”的论文》的深度报道,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梁莹教授著作等身,以第一或第二作者身份发表的中文论文,就超过120篇。她也因此入选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和“万人计划”青年拔尖人才。以人文学科而戴上两顶“四青”帽子,可以说是凤毛麟角。可是近来,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网页上梁教授的这些中文论文,都神秘地消失了。不仅如此,连中国知网、万方、维普等主要学术期刊的数据库中,这些曾经的论文也被删除,检索不到了。
 
  原来,记者对比发现,梁教授至少有15篇论文存在抄袭或一稿多投的行为,如其2002年发表的《转变中的国家公务员制度——中西方公务员制度改革与发展趋势及其比较》,不仅与厦门大学陈振明2001年的《转变中的国家公务员制度——中西方公务员制度改革与发展的趋势及其比较》标题高度雷同,内容也极其相似,只有极少数句子有说法上的差别。
 
  功成名就之后,梁教授显然意识到这些靶子的潜在风险。据《冰点周刊》报道,她曾要求一些期刊从知网撤下其所发表的论文,被拒绝。而万方数据库也曾收到类似的要求。虽然撤下文章需要期刊编辑部的同意,论文作者并没有资格撤稿,但这些论文最终还是消失了。不仅如此,连她的硕士论文和博士论文,也被删除了。
 
  
推荐新闻
友情链接